<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经年又似锦

            六十七. 未料到的客人

            经年又似锦 木伧 2805 2019-04-20 04:42:16

              良久,李宛如沙哑的声线响起。

              “小锦是个好孩子。”

               “阿远的性子随了他母亲。”

              顾霆云临出门前望了眼门内,隐没在藤椅里的人?#30001;?#20809;影筹措,一身颓唐,但顾霆云却感受到了她身上的轻松。若说之前李宛如是倔强的,她倔强的活着,倔强地想看着唯一的孙女安康喜乐,她背负着丈夫的爱支撑到晚年。

              如今却放下了。

              人这一生真的很奇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都猜不到。

              林家的房子不大,上个世纪的木板也因为没有维修翻新,重一点的踩踏总能带起一连串木板咯吱咯吱地碰撞,客厅里的三人也都陡然集中神思。

              顾思远盯着老人,从他关门,到若有所思地望着门内,再到他回过头与他的眼神交汇,说了太多,又分明什么都没有说。

              “思远,爷爷回去了。”

              顾霆云也老了,只是人还是精神的,多年来一呼百应地生活也让他习惯了坚硬。眼下顺利交代完事情,他思绪一转,倒也真没什么事再可以担心了。

              思及此,也没了刚才一进门的凝重,他拍了拍顾思远的肩头,眼睛里尚含?#21028;?#24847;。

              然后目光转向一?#32536;?#30528;头的林似锦,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丝绸缎带的盒子。

              “小锦,这是阿远妈妈说要给儿?#22791;?#30340;礼物。”

               闻言林似锦震惊地抬头,除了老人慈祥的容颜以外,余光里也瞥到顾思远诧异的神色,但似乎仅仅只是一瞬间,男人脸上绽放出孩童般天真的笑容,嘴角上扬,一双眼睛在光照下精亮。

              他牵了小锦的手,攥在?#20013;?#37324;。

              “这是?”

               “阿远妈妈最喜欢的一条坠子。”锦盒打开的时候一个西瓜色的碧玺戒指躺在丝绒布上,一条白金项?#21019;?#36807;中间。林似锦不知道价?#25285;?#24867;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这陡然?#26408;?#24773;反转是她始料未及的,原本打算接受暴风骤雨的人一下被如沐春风般温和的对待。想来惊讶是正常的。

              顾思远的愉快在见到坠子的一瞬间便充满了整个胸膛,他记得这条坠子,年幼时候母亲抱着他的胸前总是挂着,他都记得。

              “为什么?”林似锦愣愣地开口。她想不明白,为什么四年前顾家人?#36127;?#29992;尽一切办法让她离开,四年之后又似乎毫无理由地突然接受了她。这就像被逼到尽头的人突然准备奋起反抗的时候对方说,’哦,我们放过你了。’

               荒诞的情绪充斥着林似锦的大脑。她觉得有些嘲讽,用力扯开被禁锢的手,转身对老人家礼貌地回道:

              “谢?#33618;?#31069;您身体健康,平安喜乐。”转身不顾所有?#35828;姆从?#21435;了书房。

              她经过顾思远身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刻意忽?#32536;?#23545;方身上骇?#35828;?#27668;势以及他强忍的控制欲。

              林似锦旋开书房的门,一入眼,便看到老?#35828;?#26679;子,眼眶里隐忍许久的泪水终于划过侧脸,奈何她这样好脾气的人都觉得顾家欺人太甚。

              她并未曾奢求。

              “外婆。”她凄凄地开口。

              “啊,小锦啊。”李宛如听到门口门锁旋转的声音,匆忙抹了眼泪才转头回应着林似锦。

              林似锦一直是个内敛的性格,眼下的情况她能感受到老?#35828;哪?#36807;,眼角的泪痕更是让她的心脏像泡在咸水里一般酸涩。

              心里不是滋味,嘴张了半晌,?#24425;?#26410;再吐出一个字。

              她不知道眼前的难受是为了林家的遭遇还是之前顾家老爷子拿出的项链。她不知道为什么,之前没想明白的事,或者说她并打算顺其自然的事情回过头来看竟然错漏百出,一不留神,便在林家人身上划了一刀,看着,这么些年来,她活地像个笑?#21834;?p>  林似锦脸上的挣扎李宛如看得一清二楚,心里不忍。想着今天怎么着?#24425;?#22823;年夜,顾家小子特意带着顾?#30340;?#23401;子来吃年夜饭,还是有心的。

              李宛如无声地?#35835;?#22068;角,倒是觉得自己有几分可笑,这一辈子都过来了,临了临了,倒犯起了倔脾气,一个做长辈的弄得几个孩子心里不爽快。

              想到这些,李宛如借着拐棍的力道自己站?#20284;?#26469;,看着像是缓过劲了。

              林似锦听到动静抬头,

              “好了,小锦扶着外婆去吃饭吧。顾家两个小子还等着呢。”李宛如笑道。

              静谧的书房里,林似锦轻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好”。林似锦点头道。

              “呀,外婆我来扶您。”那边书房开门的一点点响动都传进客厅里两个?#35828;?#32819;朵。顾蔚机敏,房门转动的轴承在门一打开的时候便听到。他看了眼旁边周身森冷气质的男人,漂亮秀气的脸上一扫锐利,换上大大的笑容冲着几步外的李宛如说到。

              “哎,好嘞。”李宛如大声地应着,似乎心情很好。

              “阿锦先去坐。”

               林似锦点点头,正打算迈出步子,客厅的座钟“咚咚咚”地敲满了十二下,紧接着窗外突然爆发出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竹鞭炮声,林似锦像是有些吓傻了,愣愣地看着窗外。半晌才懊恼自己怎么跟个孩子一样,窗外是声声守岁,辞旧迎新。

              “外婆,去放爆竹吗?”从林似锦一出门,顾思远的目光只锁着林似锦,她的一举一动,她的小惊讶,她的轻松都看在眼里。

              李宛如自是不愿意扫兴,轻轻拍了拍林似锦的手,说道:

              ”小锦?#36864;莢度?#21543;。?#34987;?#38899;落,又添了句:

              “小蔚也去。替外婆守岁。”

              闻言,顾蔚脆声应道:

              “好嘞外婆。”

               林似锦看?#21028;?#33268;高昂的顾?#25285;?#24515;情也不似刚才那么?#26519;?#20102;。视线扫到桌上的还剩着的一大堆食物,肚子似乎?#19981;?#26377;点饿,在思索着是不是要再?#32536;?#30340;时候外婆带?#21028;?#30340;声音拉回了林似锦的走神。

              李宛如又好气又好笑地说:

              “外婆把东西再热一热,一会儿上来正好吃宵夜。”

              在愣神的功夫,不说顾思远,连顾?#20992;及?#26519;似锦的小心思大量的一清二楚,顾蔚本想再接着逗逗林似锦,被他家少爷一个眼风扫过来,抓耳挠腮调笑的话?#24425;?#27809;出口,只当不知。

               因为年节,林似锦家这个老小区停车位也不多,顾思远的?#20302;?#30340;?#35835;?#20123;。而此时,林似锦在外婆连推带桑地把几个孩子推出了门之后,跟着顾思远还有顾蔚去车上去爆竹,原本家里也有,但是顾思远说还有烟花,一并放了。

              而顾蔚一听有烟花一下子来了劲,连蹦带跳地表?#23601;?#24847;顾思远的提议。林似锦无法。

              短短百多米的路聚集了好多?#29992;瘢?#26377;一家人围着放完爆竹开始放烟花的,八响,十六响的,也有的人家在花园附近放了个二十四响的,林似锦几个人被燃尽的硫磺味道熏的不轻。

              往年林家都是林爸林妈放守岁爆竹,林似锦小时候喜欢看着,长大了也就不稀罕了,会和表弟妹们站在窗口往外看,年纪小的表弟表妹也会下去凑热闹,接着就是放烟花,仙女棒,小爆竹孩子都喜欢的不得了。

              那厢今年代着守岁的顾思远。他和顾蔚放完爆竹,递了两根仙女棒给站在一边的林似锦。燃烧的烟火四散着火光,照亮?#20284;?#40657;的夜晚,映衬的周边失了几分?#19976;?#39038;思远眼里只有林似锦难得笑开怀的模样。

              印象里,外公在年轻时候的勤俭持家为林家好好攒了一?#39318;?#37329;,林似锦记得有一年在外公家过年,表弟调皮,无意间翻出了很多属于那个年代的粮票布票?#25512;保?#33457;花绿绿一大堆,被外公整齐地收拾在小盒子里。

              几个孩子抵不住好奇,便去问外公。那时候年逾古稀的老人眼睛里清明一片,和几个孩子絮絮叨叨地讲起了那几个年代的故事,见几个孩子最后仍旧意犹未尽一般,老人想到仓库里似乎还遗留着那个年代的烟花,便一股脑带着孩子去了仓库。

              林似锦的外公是个沉没内敛的人,也不重名利,一辈子平平淡淡,但那?#34074;?#20182;谈到年轻时候做了?#30007;?#24037;作,攒了多少粮票,又如何渐渐赞下家?#25285;?#26519;似锦一直到现在都记得外公眼睛里的光亮,眼里似乎都是他年轻时候的激情澎湃。

              从外公外婆身上林似锦明白,人是要服老的,看开些,得失或许都不重要。

              说好陪着你一辈子的人也终于陪着你一辈子,对于外公的一生而言,他是?#29468;?#303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四川时时账号 河南11选5走势图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群游戏app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下载 江苏时时 福彩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大乐透软件手机版 捕鱼欢乐颂内购破解版 新时时豹子号遗漏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四川时时账号 河南11选5走势图 山西泳坛夺金开奖结果查询 微信群游戏app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下载 江苏时时 福彩黑龙江36选七开奖结果 大乐透软件手机版 捕鱼欢乐颂内购破解版 新时时豹子号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