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首页 耽美小说 古代耽美 男神救驾手册

            第三十八章 出乎意料

            男神救驾手册 刘欢乐 3540 2019-03-12 15:49:42

              对塞默的伤势军医已经束手无策,大王只能命扎耶速速去请巫医。

              王?#25163;?#20013;一片狼藉,红衣女子努力的支撑着自己站立在中央,环顾四周。

              东蝻国王子重伤不治。

              他的脸上还有愤愤之色。

              旁边的铁?#24080;?#20102;很重的伤,微微闭着眼,每一次呼吸,胸口都有血涌出。

              但是他的眼神却很平静。

              红衣女子看着他。

              他似乎也有所感,努力睁开眼。

              他的目光中好像有一丝祈求。

              红衣女子向着他走过去。

              他的眼神忽然亮了起来。

              “你是天上的神仙。

              你是专门来接我的吧。”

              他嘶哑的说着。

              红衣女子不说话。

              “我不后悔。

              以前我每天都不快活。

              还得装着快活。

              我终于可以不用再?#20658;恕?p>  我现在真的很快活。”

              说着,他伸出自己的右手。

              手上还有他?#30007;?#21475;喷涌出的鲜红的血。

              他往上伸着,好像要努力够到什么。

              红衣女子蹲下来。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眼神那么的明亮。

              他的脸上浮现出了满足?#30007;?#23481;。

              他的手终于重重的一坠。

              他的嘴角还带?#21028;?#23481;。

              红衣女子低着头。

              一滴眼泪从她的脸颊滑落。

              跌落到她握着的那只粗大的手上。

              一餐晚宴,北弧大王除掉了对他不够忠心的人。

              南楚除掉了最强劲的对手国的一个王子。

              消息传到南楚国,据说这一切都是成为北弧平安?#24080;?#30340;南楚琎公主做的。

              很快官方的正式消息来了。

              南楚平安公主平叛有功,受到北弧大王的嘉奖,并将此消息派特使八百里加急,传递到南楚王宫。

              龙颜大悦。

              朝廷大喜。

              勾栏茶社,说书人?#21069;?#29710;公主智除敌国王子的事迹说得头头是道。

              南楚的百姓们都在口口相传琎公主的功绩。

              要知道琎公主可是南楚皇上的亲外甥女儿。

              皇上作为琎公主的亲舅舅也感到脸上有光啊!

              南楚皇上要派使者送礼物嘉奖平安公主,并盛赞平安公主智勇双全。

              可是前段时间无限风光的南楚一等长公主府里,却没有一点喜庆的气息。

              长公主的睡房里,杨嬷嬷小心的侍候在旁边。

              长公主在房间里转着圈走来走去,不时愤愤地说出几句话。

              “臭丫头,把我派去的人弄得半死不活,我还没找你?#38415;恕?p>  又搞出来这?#21019;?#30340;动静出尽了风头。

              现在世人都只知道有一个南楚琎公主,有谁还知道我这个一等长公主?!”

              她转累了,一下子坐到?#19968;?#20979;上。

              “陈一到哪啦?”

              杨嬷嬷小心的回答:“应?#27599;?#21040;北弧了吧。”

              “这么慢,快,要他给我回来!”

              “是老奴这就去办。”

              北弧王庭。

              冯静躺在自己的帐篷里。

              它的旁边就是琎公主的帐篷。

              隔着几座帐篷,就是塞默的帐篷啊。

              巫医给琎公主用药,琎公主已经醒来了。

              只是她受到了很大的惊吓,整晚整晚的难以入睡。

              塞默重伤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苏醒。

              冯靖为他们两个忧心,今晚也难以入睡。

              忽?#29615;?#38742;的身体?#20004;?#20102;。

              他感觉到了空气中不寻常的气息。

              “是谁?”

              同时他一跃而起。

              一个手?#26029;?#20182;劈来,他身子微微一让躲过。

              “不错嘛。”

              “陈一!”

              “也不叫声师父?”

              昏暗的夜色中,陈一有些瘦削的风尘仆仆的脸出现在冯靖的眼前。

              “师父!”

              “哎!”

              陈一的眼睛发亮。

              “你怎么来啦?”

              “你?#21069;?#31179;月怎么样啦?”

              冯靖不打算瞒他。

              直接对他说了实话。

              “你们刚出发的时候,长公主让我一?#22791;?#21040;了边塞,秋月还给我递过消息。”

              “哦?”

              冯靖苦笑着。

              “那我这次回去就要把实情禀报给长公主啦。”

              “好吧,只能这样啦,你又不能瞒着她。”

              “是的,对她忠心是我的家训。”

              “但我可以提醒你一下,”陈?#27426;?#20911;靖说,“我到北弧这一路上,到处都听到了大家对琎公主的赞颂。”

              “啊,是吗?太?#32654;玻?#22238;头我告诉她去。”

              陈一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道:“冯靖我知?#21202;?#20214;事?#27426;?#26159;你做的。”

              “哈哈哈,这件事记在琎公主的头上,将来她在北弧的日子就更好过些呀。”

              “恐怕,没那么简单。”陈一皱了皱眉头。“如果长公主那么容易放手,那她就不是长公主啦。”

              冯靖带着疑问看着他。

              “我跟着她这么多年,知道她一怕失去对别?#35828;目?#21046;,二怕别?#35828;?#39118;头盖过她。”

              “特别是?#36864;?#36317;离近,?#36864;?#20146;的人。

              她是?#27426;?#19981;能允许?#28369;Q公主超过的。

              你和琎公主要小心。

              她现在?#38381;?#25105;回去。

              我估计事情是非常的不妙哇。”

              冯靖听他这说到这里,心怦怦直跳。

              他有种共鸣的感觉。

              他自己的亲生母亲不就像陈一所说的长公主一样吗?

              陈一看见冯靖在发呆,知道自己的话把他吓得不轻,于是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32654;玻?#25105;要打转回南楚了。你和公主自己小心。”

              “嗯,师傅。您自己也小心。”

              陈一听到,身体微微顿了一下,对冯靖宠溺?#30007;?#19968;笑,闪身而去。

              冯静想起琎公主之前对他所生的怀疑之心。

              原来都是长公主在一直操纵着呀。

              他深深地吁出一口气。

              琎公主有这样一个母亲,真是恐怖呀。

              ?#25509;?#27442;来风满楼。

              事情很快就发生了突变。

              先是南楚那边,平安公主的母亲一等长公主,亲自进南楚?#20351;?#21521;皇上请罪。

              说南楚琎公主并不是自己的亲生骨肉。

              他只是自己的驸马与别的女子在外面生的女儿。

              那女子没有得到名分。

              所以琎公主连庶出的身份都没?#23567;?p>  琎公主跟?#39318;?#26681;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23567;?p>  更不可能是皇帝的亲外甥女儿了。

              龙颜震怒!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南楚皇帝赐给进平安?#24080;?#30340;礼物还在路上,北弧王庭就已经得到了这个消息。

              这一下北弧的面子也挂不住了。

              和亲不是皇帝的亲女儿也就罢了,没想到居然是一个连一丝?#39318;?#34880;缘都没有的野闺女。

              北弧皇帝感到了自己受到了欺骗。

              琎公主一下子从英雄变成了骗子。

              在北弧连伺候她的人眼睛里都带上?#35828;?#23376;。

              冯静赶紧和琎公主商?#21487;?#20070;南楚皇上澄清事实。

              可是,一个是皇帝的亲妹妹的话,一个是亲妹妹不愿承认的女儿的话,皇帝会相信谁呢?可想而知。

              这真是釜底抽薪,玉石俱焚的计策呀。

              南楚一等长公主?#39029;?#22806;扬。

              南楚宗亲一片哗然。

              北弧也觉得不可?#23478;欏?p>  这得是多大的仇恨才会让一国的长公主爆出内?#35805;。浚?p>  而?#39029;?#20844;主称,甘愿和琎公主一起受罚。

              南楚皇帝大怒,派人追回了还在路上的礼物。

              换了一张要让琎公主与北弧大王和离的命令。

              还要琎公主和离后,立刻回到南楚来。

              这张和离的命令是北弧大王派人送到琎公主的帐篷里的。

              琎公主把冯靖叫来?#26691;欏?p>  琎公主想到自己母亲长公主殿下那张可怕的脸,吓得瑟瑟发抖。

              冯靖也终于明白了,原来长公主的狠绝绝对是他无法想象的。

              看?#21162;Q公主痛苦的脸,冯靖心中更加痛苦。

              琎公主说:“冯靖,我不愿再见到我的母亲,如果再被她控制,我宁愿去任何地方!”

              冯靖看?#21162;Q公主,终于把她揽进怀里,说:“我带你走吧,我会保护你的!”

              “你还能带她走到哪里去?”

              帐门被人掀开,北弧大王带着人走了进来。

              北弧大王目光灼灼的看着冯?#28014;?p>  ?#20658;?#19979;来,我会重新给你们一个身份。”

              “不,我会带着她去南楚北弧之外的地方。”

              “如果我不让你们走呢?”

              “大王是明君,大王会让我们走的。”

              大王不说话。

              但他的目光让冯靖心寒。

              塞默那次替他挡了一刀之后一直昏迷不醒。

              听说巫医?#24425;?#25163;无策啦。

              冯靖现在无比想念塞默鲜活,充满生命力的样子。

              夜半他?#37027;?#20986;了帐篷,从几个帐篷的背面溜过去,很想到塞默的帐篷去看看他。

              这时他看见北弧大王身边的几个亲兵正朝他的帐篷走去。

              而他们的手上竟然拿着皮绳!

              冯静赶快?#37027;?#22320;绕到琎公主的帐篷。

              琎公主也没有睡着。

              看到有人进来也一点儿都没有受到惊吓。

              可能是和亲的这几个月受到的刺激已经?#27426;?#20102;,已经练出来了吧。

              反倒是冯靖紧张的都有点结巴:

              “琎,你听我说。我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你脖?#30001;?#25346;着那个玉坠可能能让我回去。我带你一起走好吗?”

              他紧张的着看?#21162;Q公主,准备在她拒绝时说出更多的话来解释。

              “好。”

              琎公主只淡淡的回了一个字。

              这是外面已经响起了让人不安的重重的脚步声。

              冯靖迅速的拉?#21162;Q公主出了帐篷。

              想办法躲开那些人,他们俩躲进了赛默的帐篷里。

              塞默死气?#33080;?#30340;躺在自己的床上。

              冯靖看着他一阵心酸。

              “我们三个一起走好吗?”

              他对着塞默自言自语。

              琎公主将自己脖?#30001;?#30340;玉坠取下来,挂在冯靖的脖?#30001;稀?p>  黑暗之中,他们忽然看见那块玉坠散发出温暖的白色的光芒。

              冯静一只手拉?#21162;Q公主,另一只手拉着赛默的手。

              外面的脚步声朝这边越来越近。

              “快呀快呀,失去了这个机会,就永远要留在这里,成为奴隶了!救救我吧,祖先们!”

              有人一把掀开了塞默帐篷的门帘。

              他们只看见眼前白光一闪。

              ?#21271;?#24359;大王得到消息,站到赛默的帐篷里的时候,赛默的帐篷里已经空无一人。

              冯靖和琎公主都失去了踪迹。

              南楚在两个月后得到北弧传来的消息,南楚的平安公主在返回的南楚的路上陷入冰河,她的影卫冯靖也为了救她而沉入?#21448;小?p>  南楚皇上得到消息,派出了新的和?#22368;?#20027;。

              而平安公主的母亲长公主殿下,已经被南楚皇帝剥夺了封号,正日日等着自己的女儿回来。

              她听到这个消息,重重地坐到了?#24043;由稀?p>  即使无比愤怒?#24425;?#21435;了发泄的对象,这个滋味真是不好受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