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还珠格格后传

            四年一梦(8)

            还珠格格后传 招摇一生 3169 2019-04-25 00:42:00

              让喝了口清泉水,续继往下说。

              “不想,一些糊涂、愚昧的教?#25945;?#25191;着于无妄之念,自尊自大,排除异己,更有甚者,一些权贵还以此为借口来扩充地盘,打着清理异教的旗号来侵略不属于自已的国土,这?#24425;?#19968;种精神,但这种精神已经入?#22235;?#36947;,实在不可取,便算是侥幸得胜,我相信终有一天,?#19981;?#35753;神之不容!孩子,这个问题也曾经困惑了我许多年,到了我五十岁之后才彻底地想明白。想不到你这个年纪这会有这样的疑问!孩子,你真的很了不起,我为你骄傲!”

              班杰明被老人夸得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起来:“师父,您才是个了不起的人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师父您在印度一定是个很有地位的圣者,你来缅甸是为了讲经授道的吗?”

              “孩子,讲经授道是佛教的高僧经及你们的传教士所做的事情,并不是我婆罗门教的修行,?#36864;?#35201;做,也不需要我亲自去做,我只为了结识有缘人,指点有缘人一些学术,通过他们去帮助更多的人,从而得到更多的快乐!”

              “原来师父您不是佛教徒吗?”班杰明傻了眼:“我以为印度都是信佛教的,想不到还有个婆罗门教?”

              “婆罗门教才是我们印度的最早的教,信的是梵天。波罗门在我们印度是最尊贵的姓氏,是掌管神权的一族!而我的本名也不叫让。”

              老?#35828;?#28982;一笑,:“我叫婆罗门。罕,从小就被神旨指定为大祭司!”

              班杰明这下子可算是真正的目瞪口呆!

              原以为眼前的这位老人只是一位睿智的隐士,想不到他是传说中印度古老而又神秘的婆罗门教之大祭司?

              再次伏地而膜拜,毕恭毕敬地:“圣人在上,请受班杰明一拜!愚顿无知的小子不知圣?#35828;?#36523;份,口出狂言,实在是失礼之极!”

              “哈哈,怎么不叫师父了?”罕扶起了班杰明,笑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我也只是一个流浪之人,是个年近迟暮的老人,能在?#29468;?#20043;前收下你这么个关门弟子,是我几世修得的福份!”

              将双?#31181;?#20110;膝盖之上,班杰明端端正正的跪坐于草席之上,再也不敢有一丝的逾越:“师父,您的身份既然如?#35828;?#23562;贵,怎么会一个?#35828;?#20102;茵莱湖畔隐居?”

              “因为我也曾年青狂傲过!”

              罕陷入了回忆之中,悠然地说:“一个人懂的越多,越是会不安于现状。我三十岁不到就正式接任了大祭司的神职,日日处于被教徒门顶礼膜拜之中,年复一年,就滋生了骄傲之心,行事独断专行,听不进他人之劝,看不到众生之苦。我在位的二十年,印度屡次发生诸教之间的纠纷、斗法,都是出于我的一念之错。到了后来,我居然连教义都怀疑了,坠入了恶魔之道。我是大祭司,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着梵天的?#23478;猓?#27809;有人敢来指责我,但我骗不了神,更骗不了自已的心!我的心中住着一个魔鬼,这个魔鬼让我迷失了方向,我感受不到一丝的快乐,再也聆听不到梵天的神旨。”

              “这样过了十多年,有一天的清晨,我身披华衣,坐在高高在祭司位?#30001;希?#26408;然地为教徒们祈福。有一个小小的顽童,偷偷地趴在座位下问我:‘大祭司,您为什么不会笑?’我问他:‘笑如何?不笑又怎么样?什么时候该笑?什么时候不该笑?’那孩子回答我说:‘笑会让人很开心啊!开心的时候就要笑啊!大祭司,您不笑,是不是因为你不开心?’”

              “原来,快乐是如?#35828;?#31616;单!想笑就笑,想开心?#28034;?#24515;!我顿时醒悟了,从小到大,我都不是在做我自已,我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开心过!一个人没有自由,?#36864;?#24471;到了?#36824;蟆?#26435;力又能如何?高高在上独自尊大换来的只是无穷无尽的寂寞!一个人一旦寂寞了,就会输给了心魔。”

              “从那一天之后,我就放下了所有的得,将大祭司的位子传给了下一位注定了要延续着与我同样命?#35828;?#24180;青人,换回了自由之身,并改名字为‘让’。脱下了大祭司华丽的袍服后的我只着在印度被视为最下等人穿的?#30097;?#25176;蒂,并用瑜伽术改变了眸子的颜色,到处流浪。这样的生活我已经过了快二十年了,与我在位的时间差不多长远。这近二十年来,我虽说过得清贫,远远及不上过去的尊贵,但我很快乐!呼吸着树林中清新空气是快乐!喝一口山泉水是快乐!尝一口自已种的蔬果是快乐!听小鸟歌唱是快乐!用我的医术?#28982;?#19968;个人是快乐!就说现在吧,与你面对面坐着聊天?#24425;?#24555;乐!我放下了?#20197;?#32463;的得,却没有失去,反而得到了更多!一个?#35828;?#23681;月,我反倒从来都没感到过寂寞,我过得比从前更充足更有意义!”

              “原来,快乐是如?#35828;?#31616;单?放下了就是自由?失去之后才会真正的得到?”班杰明喃喃地重复着老?#35828;?#35805;,想了又想,终于,勇敢地说:“师父,您愿不愿意听听我的故事?”

              “孩子,只要你愿意讲,我当然愿意聆听。”罕鼓励着班杰明道:“说吧,孩子,把困惑着你的过去说出来吧,这样你才可以真正地放下。”

              深深地呼吸,轻轻地叹息,班杰明开口说了在心中藏了许多年,在中国的亲人们之中,除了收留,教育他的郎士宁以外,连从小一块儿长大的永琪、尔康、尔泰、晴儿都不知道的往事告之了面前的这位老人。

              “我其实是大不列颠的贵族,我的父亲是一位?#32769;?#30340;男爵,我是我父亲的长子,更是法定的继承人。我一出生?#24466;?#21463;了严格的贵族教育,骑马、击剑在同龄的贵族子弟中都是最好的,女?#26102;?#19979;多次在我的父?#35813;?#21069;赞扬我,我的父?#25954;?#27492;而以我为荣!久而久之,我也?#24466;?#20658;了,目空一切,把自已当成了是大不列颠最?#21028;?#30340;少年!”

              “十四岁那年,在一次宫廷的舞会上,为了抢夺一位最美丽的少女,我同公爵的长子起了争执,相约比剑。公爵的长子?#24425;?#24403;?#34987;?#23460;子弟中佼佼者,而且比我年长了三岁,我输了!说好的是点到即止,输的人放弃女伴,可无知的我觉得失了颜面,给家族,给父母的脸上抹了黑,又在同伴的挑唆下,我居然趁对方不注意,进行了偷袭之事,刺伤了他。”

              “公爵的长子不久之后就因伤重不治而死亡,我闯下了弥天大祸!公爵悲痛着失去了继承人,联合了我父亲的政敌,坚绝要求女?#26102;?#19979;严惩我,要将我送上断头台。我父亲以自愿贬为平民的代价苦求女?#26102;?#19979;饶我一条性命而被遭到了拒绝。在没有办法之下,我?#30422;字?#24471;求助于她娘家的意大利王室,得到了教皇的怜悯,致信于女?#26102;?#19979;。女?#26102;?#19979;看在教皇的情面之下这才饶了我的一条性命,但为了抚慰公爵,下令将来驱逐出大不列颠,并削夺了我父亲的爵位,降为准男爵。”

              “男爵与准男爵虽说只有一字之?#30591;?#20294;一个是贵族,一个却是平民。虽然女?#26102;?#19979;暗中对我的父亲说过,等风波过了,就?#25351;此?#30340;男爵的尊荣。可这对于我的家族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我被驱逐出大不列颠之后到了意大利,在我外祖家的再三恳求之下,教皇让我的师父,即将到中国传教的郎士宁传教士把我带到了中国。算起来,我在中国也已经有十一年了,每到想到因我而受到牵连的父母、兄弟姐妹,我就悔恨自已因年少无知而犯下的罪孽。师父,这样的一个我,还能得到宽恕吗?我能放下过去的错误而得到真正的快乐吗?”

              罕听完班杰明的述说,不但没有指斥于他,反而劝说道:“想不到你是郎士宁的徒弟?孩子,我还在大祭司位?#30001;?#30340;时候,曾经与你的师父有过一面之缘。我虽说在当时并不认同他的教义,也曾把他的信仰当成了邪说,但我?#37070;退?#30340;为人,更?#19981;?#20182;画的画。有这样的一个师父,怪不得能教出你这样善良的一个弟子出来。孩子,你都说了是因为少年无知才犯下的错,为什么还要执着放不下?人虽圣贤,孰能无过??#22303;?#25105;这个所谓的圣者,也曾犯过错,如果一辈子都活在过去的错误之中走不出来,这才是真正的大错!”

              “可是我后来还做了对不起郎宁师父的大错出来!”

              班杰明情绪激动着,把这几年来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最后说:“为了这些朋友,我从来都不会后悔?#20197;?#32463;做过的事情,可我却对不起郎士宁师父。他为?#19968;?#20102;许多的心思,希望我可以在中国的宫廷之中好好地为中国?#23454;?#25928;力,若能够得到中国?#23454;?#30340;宠信,等将来有了机会求得中国?#23454;?#30340;一道亲笔手?#30591;由?#25945;皇的书信,我才有可能回到大不列颠,回到父母的身边。可我最终还是?#20960;?#20102;郎士宁师父!我一错再错,都是因为冲动的性子使然。师父,您还会要我这么一个徒弟吗?”

              ?#26412;?#20037;地凝视着班杰明不发一言,直到班杰明快要失望的时候,罕?#20013;?#20102;。

              “孩子,我现在开始教你瑜伽术的入门,首先,你要先学会用腹部呼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
              <dl id="0f1zz"></dl>

              <dl id="0f1zz"><ins id="0f1zz"></ins></dl>
              <div id="0f1zz"><tr id="0f1zz"></tr></div>

              <div id="0f1zz"></div>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

                    <em id="0f1zz"></em>
                    <em id="0f1zz"><ol id="0f1zz"></ol></em><dl id="0f1zz"></dl>
                      金龙珠游戏规则 2008曼城队 金角兽彩金 彩票控新加坡快乐8 逆水寒情话 2月4日雷霆vs灰熊 金钱礁注册 快速赛车大小 4399小游戏捕鱼大亨 pk10开奖记录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 金龙珠游戏规则 2008曼城队 金角兽彩金 彩票控新加坡快乐8 逆水寒情话 2月4日雷霆vs灰熊 金钱礁注册 快速赛车大小 4399小游戏捕鱼大亨 pk10开奖记录